♛至上的Dreamer♛

为什么一眨眼又过了一年呢,时间过得太快。
原本那些重视的也变得可有可无。
漠视了生日,
淡漠了血缘,
忘怀了你的双眸。
不断稀疏的交流,
连记忆也变得缥缈。
不肯失去,却渴望得到;
不愿迈出一步,却佯装看透一切;
我也不曾相信永恒,却忘了自己祈求过平凡。
求救的信号被剖析成了无生命的尸体。
信任的一直在背叛,
所爱的一直在离去,
信仰的光在分崩离析,
熟悉的温度在流逝,
结痂的伤口在龟裂,
疼痛、
麻木、
厌恶、
远离、
否定、
讽刺,
单纯的字眼,无情的话语,简单的眼神,
消耗完了我所有的感情,
爱在与我背对而驰,
蜷缩着呻吟
舔舐着伤口
最后剩下了什么?

“我知道我从高空坠落会被风的力度挤碎,然后陷入深海的怀抱,压迫的水分会使我窒息,无人问津。……就这样死去也不错。
比起现在,我更愿意长眠于深海”
“……为什么?”
“可能是因为承受不住孤独罢,即使拥有一身令人羡慕的才华又有什么用至始至终,就只有我一个人。”
“那那个爱你的人呢,你要他失去了爱如何活下去”
“有人……会爱我?……会爱上我这个怪物?”
“别总是将自己囚于名为‘心’的牢笼中,你不向外界接触,你的那一半又何时会回应你的求救信号。”

想写点什么,可是断断续续下不了笔。灵感总是从脑海里灵感一闪,然后像白天时的星星一样不见踪影,好歹星星还能在晚上看到,或是等地球转个720°换个角度再看,可灵感飞了,就真找不回来了……´_>`


ps 这他妈就是你不敲键盘的理由么?(划掉)

♛鬼白原创

丁沉暗的眸子反映着眼前这个自称为“妖怪”的人。他看到妖怪的笑脸犹在,与之不符的,是声音。
明明是笑着的,声音却如濒临死亡之人所发出的求救信号一般。同样是那么的无力,那么的脆弱。
他知道。他明白。他了解。他记得村子里所有人每一个刺眼的眼神,动作,神态,那真是一群莫名其妙的人。
就像身处于嘈杂的菜市场一样。
我明明,什么也没有做错。为什么,要把所有的事情推给我,让我承担你们的罪行?
黯淡的深邃黑瞳,没有天真,这双眼睛看见了太多本不该由这个年纪承担的东西,死去的天真,死去的纯洁,死去的童真。
白泽感受到了从丁身上散发出的阴暗,才发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认命地闭上眼,用手糊了糊头发,然后侧身下床,鞋子与地上的细沙相摩擦,发出稀碎的声响。
他只听到那个人说
“忘了吧,是我太任性了”
……
“如果条件允许的话,说不定是个做鬼神的好人才呢……”
……鬼神……?
随后呢喃着这个遥远的词语,昏昏沉沉地陷入灰色的梦境……

#隔了N年后,我久违的更新惹(:3_ヽ)_

许久,面瘫小鬼张开嘴,吐了一个字
“丁”
“……”
妈的智障,真他妈的惜字如金……就算内心有十万只草泥马碾踏而过。出于本能,白泽还是挂着笑脸
“哦~我记住了哦”
丁看着眼前的这个人,身上穿的衣服用的是从没有见过的布料,很漂亮的色彩,皮肤还很白,特别是眼睛那里,有道弯弯的朱砂印,随着他的笑容,丹凤眼的狭长眼角拉的更长了,朱砂印也越发衬的他皮肤白。
不过丁才不相信这货
“……”
“……嗯?……怎么了?……”
“你的头上,……为什么有角?”
白泽拉长了嘴角的笑容
“如果我说我是个妖怪呢?~”
“妖怪都会像你那么弱?”
“这么断言可不好呢~”
“为什么”
丁的黑色双眸印出眼前这个人的倒影,他不明白这个人在想什么。
“因为你没有看到另一面啊~我的小恩人”


#我才想起来我忘记把这个放上来了,呃……小细节就不用在意了啦~躺着求小天使们留言.._:(´_`」 ∠):_ ...(要是不留我就……我就……我就……算了我还是去码子吧……ε=(´ο`*)))唉)

【鬼白☆原创】

再度睁开双瞳,印入眼帘的是坑坑洼洼的石头,由于是山洞里,所以眼没瞎。
“嗯?您醒啦?”稚嫩的童声传来,一阵阵扩散来
白泽躺在窝上,动都不想动,懒散的偏了个头过去,偏长的黑发遮住了白泽的双眼,小孩子看不见白泽的眼睛,白泽打量着,眼前的这个小鬼……咋是个面瘫?黑人问号❓❓❓这才小小年纪,长大了以后要咋办?喵喵喵?不过细看脸长得挺精致的……(默默伸出鸡爪摸把脸,叹口气,果然是我老了么……还是我长了张假脸?喵喵喵?这太口怕惹QAQ)
再细细打量着,微妙的线索让他惊喜……嗯……明明是个小孩子吧?那为什么这个孩子……我感觉不到他的感情波动?……不,不对……是缺了什么么?……感情?……不……
想到这,白泽的眼眸暗了暗,
时代随着时间的推移,为什么,会变得越发腐败?自然规律?……不不不……绝对不是的……
是么……这个孩子,和我一样,缺少的是对自己继续活下去的希望啊……
不过这令这个大龄好奇宝宝感到一丝亲近,毕竟大家都一样啊~
“你叫什么呀~我的小恩人~”
“……”
白泽的小恩人用微妙(看智障)的视线(眼神)盯着白泽
白泽:没毛病啊
(我想应该是你俩的气场不对:)

【鬼白☆原创】

白泽失去焦距的金色双眸盯着那片蔚蓝的天空,那颜色纯粹的使白泽胃中一片翻腾,恶心虚伪的令他想吐。也不知是从何时起早已放弃挣扎,放弃追逐自己活着的理由,就这样放纵自己的身躯,感受着气压从自己身上擦过,明明是痛到心扉的感觉,可笑的却是是自己毫无知觉,这样的感觉其实原本也挺不错,至少可以让自己感觉到自己还活着,可现在好像失去了它的作用。
“duang!”终于,任性的白泽落地了
环顾四周,四处一片荒芜的景色,黄沙满天飞舞,炽热的太阳越发狠毒的从这片土地中压榨水汽,不远处的枯景只能幻化成一阵阵热浪。白泽勾起唇角,金眸中印着这曾经繁荣昌盛的区域,神情只是讽刺。缓缓踱步,他的背影似即将要从枯树上脱落的败叶。干旱龟裂的大地上留下一道道脚印,随后,再被狂风吹散于干燥的空气中。
神情恍惚,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时间,白泽只记得自己好像真的快要转世了。于是,就像是戏剧般。或是说成上帝给他开了个很不好笑的玩笑,先给予他无穷的绝望,无时无刻折磨着他的肉体,折磨他的精神,就在自己快要崩溃,以为快要解脱时,又重新给他了希望。白泽愣愣的看着距离自己不远的村庄,他却没发现,自己的金眸中,重新燃起了名为希望的火种。
不要绝望,别忘了,潘多拉宝盒的最后,是希望啊……
一片翻天覆地的眩晕从头部传来。白泽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在意其他的了,勉强地支撑着这副肉体已经到了极限,任凭那个记忆肆意从脑海中最深的带锁箱子里蹿上来。自问道,是谁说的?太久了,真的太久了。已经久到连你我都开始遗忘了吗……
最终,白泽体力不支,拖着重重的肢体瘫在土地上。

【鬼白☆原创】

恍如昨日……
那年白泽闲的蛋疼,吃饱了没事干,于是便四处游玩、撩妹,和造孽。
一次偶然,白泽遇见了那个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最后,自己无法自拔地深陷其中,沉溺在这不知名的漩涡之中。
“你小子-——!”
身后传来麒麟老者的咆哮,白泽以四十马赫般地速度从窗口跃出,如水般的丝质衣物荡漾出层层波浪……
哎,你说白泽这家伙长得不赖,人也挺好,也挺有本事的,咋么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呢?这不,又惹了什么祸,不然咋跑的辣么快。
随着白泽动作的晃动,角上别着的白芍药花瓣一颤一颤,似乎是刚摘的,还带着细微的露水,哎,等等,这花……好像是神农园里的吧?
←_←怪不得……
“莫跑!熊崽子!”一道黑影从神农园里极速飚出,仔细看看,这妖艳的身段好像是凤凰,伴随着怒吼的,还有一个绿色的棍犀利地掠过大气层,麒麟老者怕是又给白泽气的腰疼了吧,又跑不动,所以就拿如意砸他。
这是有钱任性啊!快来砸我啊!我都穷的只能吃土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“哎呦,别那么小气嘛~不过拿朵花罢了~神农肯定不……唔哇哇哇哇哇——!”白泽话未说完,到是自己蠢,不看路,一脚踏空了云,从天国垂直掉落。
凤凰捂额,表示,你们千万别到外面说我认识这个智障……
历史总是相当的惊人呢。